Language: 中文  |  Eng
Home Search About Us Doctors List New Join Doctor Comment Contact Us
Doctor's Name District Category Gender Speciality
Full Name or SurnameHot Second Hot
Building Search Floor Time Slot Date Fee Range Keyword Search
To
Latest ratings and reviews for doctor
Ranking Name Speciality District Comments
陳厚毅醫生 Dermatology & STD Central
陳熾鴻醫生 Psychiatric MongKok
鄧翠樺醫生 General Clinical Tuen Mun
梁國輝醫生 Cardiology MongKok
我父親有先天性心漏,40多歲時因-次突發心臟病才得知。那時在政府醫院做了心臟修補手術,之後20年就-直在政府醫院跟進。直至2014年,我和丈夫陪同父母去日本旅行,竟發現他的身體差了很多,並在途中-次追車時因急步行了10數級梯級而險些休克,那時見他雙眼反白,真係驚到喊。 此事後我們決定找私家醫生,在朋友介紹下慶幸找到了梁醫生。梁醫生花了很多心機為父親身體作了多項檢查,一些檢查如超聲波、心電圖、血管檢查都可在診所進行。之後梁醫生幫父親定下-個有系統的治療方案。藥物方面轉了新薄血藥,以改善其藥力長效性和穩定性,並不時在劑量上作調校,其他藥物若政府可以開的他建議繼續服用,以減低經濟壓力。非藥物方面梁醫生安排了心臟復康治療,當中有多方面專業人士配合,包括物理治療師既活動治療,營養師既飲食建議,梁醫生心臟方面評估,一星期要去3次診所。 父親的身體狀況在轉藥不久已見改善,經過差不多半年的治療後他竟主動提出外遊,那時才知道之前他“話”不喜歡旅行全因身體原故。 實在感謝梁醫生,雖然已損壞的心臟不能改變,但他卻幫助父親加強心臟功能,令他可以有自由去享受-個充滿色彩的晚年。
謝穎雯醫生 Family Medicine MongKok
陳秀芬醫生 Psychiatric Central
黃文琪醫生 General Clinical MongKok
劉大志牙醫 Dental Tsuen Wan
李明佳醫生 Gastroenterology & Hepatology Central
本人2018做了抽血驗身。發現肝酵素高及膽固醇8.1度。家庭醫生建議搵肝臟專科醫生跟進。經朋友介紹睇李醫生。第一次見李醫生,他睇完我2018年的驗身報告後,知道我高膽固醇,問我想唔想食藥,我話如果可以唔食就最好,他跟著要我即時抽血再驗下有無丙肝,及安排翌日要我去做個上腹部超聲波。但我已經提醒醫生我膽固醇高都要驗下今次指數。做完全部檢查。一星期後返診所睇報告,李醫生話我無丙型肝炎。我問佢膽固醇指數幾多時。佢話無同我做呢個化驗。我咁高膽固醇佢唔同我做化驗,抽咗我血只做測算丙肝。我問李醫生點解唔幫我做埋驗膽固醇,佢話我無提佢做,救命,你係專科醫生要病人(我)提醒醫生我要驗膽固醇。荒謬。超聲波報告他說我有脂肪肝,有發炎,有小小纖維化出現。上腹部的其他器官又唔同我講,好彩我有上網搵資料上腹部超聲波會檢查包括甚麼器官。李醫生完全無主動同我講腎臟,胰臟我有無問題,照出來無事,佢都有責任話我知你的腎臟和胰臟無問題,要病人主動問。李醫生要病人問一句佢先回應你一同。病人要識問病,先好搵李醫生。 重點:係我搵錯醫生睇。我又要再花費去做抽血驗 (膽固醇)。
歐陽英傑醫生 General Clinical North Point
黎偉豪牙醫 Dental Kwai Tsing District
陳家傑醫生 Family Medicine MongKok
陳柏滔醫生 Rheumatology Central
謝寶樹 General Clinical Fo Tan
吳潞樺脊醫 Chiropractic Central
黃頴信醫生 Orthopedics Tsim Sha Tsui
黃一清醫生 General Clinical Mei Foo
本人身體不適,昨天嘔肚,起床後頭暈頭暈,因此今日沒有上班。到黃一清醫生的診所希望尋求治療,但醫生應度甚差,沒有真正去理解我的症狀,只大聲呼喝問我,有沒有罷工?然後我說,我沒有上班,然後護士也站在旁兇惡地監察著我,連聽診器也沒有使用。之後他沒有了解我的需要便叫我到外面等,像是我犯了罪,要接受盤問。 結果,黃一清醫生在醫生紙上寫上症狀「神經衰弱(neurasthenia)」,上網查發現是輕微的精神病的壟統叫法。完全跟我提及的症狀不同,他是一個普通科註冊醫生,他又如何以我的「嘔肚,頭暈頭暈」症狀,以及幾句態度極差的「問症」去判斷我的精神狀況? 黃一清醫生只關心病人是否有響應罷工行動,而沒有關心病人的身體實察狀況,這是否一個醫生應有的道德操守行為?他是否有把個人的政治傾向投放在病人身上?這已經不單只是專業問題,而是黃一清作為一個醫生,沒有秉持以病人的最大利益做為依歸作診症的道德問題。若果他認為我不合適取得醫生假紙,他大可告訴我的狀況未嚴重等可以獲得假紙。 我相信,作為一個專業醫生,是不會讓個人的政治取向影響到對病人身上。為甚麼一個醫生,只會關心病人自身有否參與社會運動,而影響到他的醫療決定。
陳靖邦醫生 General Clinical Tsim Sha Tsui
葉紹亮醫生 Orthopedics MongKok
胡惠福醫生 Dermatology & STD Tsim Sha Tsui
     

E-daifu Hot Line:2345 0902

Contact Us    Close

WhatsApp Number:5548-8918

Close
  • Headline Daily, Today
  • Oil Machine
  • He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