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 中文  |  Eng
主頁 了解我們 醫生列表 新加入醫生 加入評論 聯絡我們
醫生姓名 地區 執業類別 性別 註冊專科
輸入全部或部份的醫生姓名爲最熱門 爲次熱門
大廈名稱 診症時間 診症日子 收費 關鍵字搜尋
適應障礙
 

適應障礙

「十點十分了,為甚麼小芬還未到?」我看看牆上的掛鐘,又核對自己的手錶,沒錯,是十時十分。

每逢星期六早上十時正,小芬都會來替小兒補習數學。小芬兩年前開始到來替小兒補習,由於她教導有方,小兒的成績越見進步。她今年畢業,成為了一個正式的數學老師,原本她想辭去補習工作,但捨不得小兒,決定幫他直到小學畢業。

「她從沒有遲到的,今天怎麼了?」其實遲一點點沒甚麼大不了,但我有點為她擔心起來。

大約五分鐘後,門鈴響起,小芬進來了。「對不起,我來遲了,我在地鐵發呆了,過了幾個站才知道,對不起,對不起。」小芬很明顯不是經常犯錯的人,所以道歉得特別緊張。我請她不要急,之後她整頓一下就開始替小兒補習。

之後,他們在書房補習,我在廳中看書。大約半小時後,小兒突然跑出來,說:「姐姐哭了!姐姐哭了!」由於剛才小芬來得匆匆忙忙,我也沒有特別留意她的情緒。我連忙跑進書房,只見小芬在擦眼淚、深呼吸着,說:「對不起,沒事的,可以繼續。」

「不要緊啦,我看今天的進度還可以,就在這裏停下來吧。」小芬連忙說不可以,但我堅持,並請工人帶小兒出街吃麥當勞。

我帶小芬來到客廳,好好的在梳化坐着。我說:「妳知道我是醫生啊,而且也是朋友,我們認識了兩年,有甚麼不開心,不妨說出來,或許我可以幫妳。」

小芬的故事,讓我發現她有「適應障礙」(Adjustment Disorder)。

「對不起。」我泡了一杯茶給小芬,她定過神來,開始說自己的事:「其實兩個月前,男朋友跟我說要分手了,毫無預兆的,我根本反應不過來。分手前一星期我們還好好的,他來我家跟爸媽吃飯,那天他也表現得很開心,爸媽也很喜歡他,但怎料一星期後……」

失戀是大部份人都會經歷的事,失戀會痛,這種痛只有當事人才有真切感受。但我留意到她說,是兩個月前的事,如果兩個月還有這樣的反應的話……

「分手之後,他消失得無影無蹤,電話找不到他,facebook、IG都封鎖了我,我很震驚,明明之前還是最親密的人,為甚麼一瞬間就變了陌生人?我不明白。」小芬說着,眼角流了一點淚水,但她沒有激動。

「之後,過了一段行屍走肉的日子,晚上要很久才睡得着,覺得人生沒希望了,每分每秒都不開心。但我還是要生活,我努力工作,但卻經常集中不了精神,我在學校試過看錯時間表,明明要去3B班,卻跑了去2A班上堂……」小芬歎息了一聲,這一刻她更着緊於自己的工作表現。

「我有告訴自己要抖擻精神,我再之前的男朋友,拍拖三年,他是我最刻骨銘心的一段感情了,但那種不開心的感覺,分手之後大約一個月就開始淡化了?但為甚麼這個只拍拖半年的,我還未認定他是否終身伴侶,情緒卻控制不了?已經兩個月了……」

究竟小芬情緒上出現甚麼問題?

「人人都有情緒,失戀感到不開心,很正常的。」我說:「但如果不開心的程度超過了某個限度,令自己感到困擾,又影響生活,那可能是病態。比如抑鬱症、焦慮症,等等。」

小芬望着我,細心地聆聽。

「妳的情況,未至於有病。」我感到小芬聽着,有點舒一口氣,我續說:「簡單來說,這種不開心的情緒反應,如果超過六個月,才有機會是抑鬱症;但妳現在的兩個月也不是一個可接受的時間。另一方面,妳還能工作,只是會出錯;還有正常社交,只是可能會觸景傷情;但有病的話,那份影響並不是這樣微小的。」

小芬點一點頭,一副渴望知道自己情況的樣子。

「妳患的是『適應障礙』。」我說到重點了:「適應障礙不是病,但又不是正常的情緒,而是介乎於沒病與有病之間。有一件事發生了,那種不開心程度超過一個正常標準,但又未至於令整個人崩潰,仍能維持一定的工作和社交,就屬於 『適應障礙』 。」

「那麼,我應該怎辦?」小芬問。

「一般有兩個情況,有些人會自然痊瘉,在三至六個月內終於把那份不開心淡化;也有些人一直不開心下去,持續六個月加上情緒愈加嚴重,就會變成抑鬱症。」我頓一頓,然後說:「我會介紹妳看心理專家。」

聽到心理專家這個字,小芬嚇了一跳:「有哪麼嚴重嗎?妳不是說這不是病嗎?」

小芬聽到要見心理專家,感到訝異。這不是病,是我自己說的,那為甚麼又要見心理專家?我這樣回應:「因為這種情緒至少短期內會持續下去,你會繼續睡得不好,或工作上有小出錯,跟朋友聊天可能會哭,而且要冒一個可能真的會變成抑鬱症的風險,所以你必須做點輔導,幫你的情緒鬆馳一些。」

小芬點頭說了一聲明白。我為她安排心理專家。對於適應障礙,即使它並未至於是一種病,但既然已經有超出正常的情緒問題,就必須醫治。如果心理專家的治療不太有成效,甚至可能要用藥,但份量和服藥的時間會較抑鬱症的少和短。

之後,小芬繼續每逢星期六來跟小兒補習,跟以前一樣的準時,也跟以前一樣盡心教導。我從旁觀察,心理專家應該有發揮作用。

五個星期後的一次補習,完堂之後,她主動走過來,一邊遞上一張心意卡。一邊說:「謝謝你上次的開導和介紹心理專家,我現在沒事了,可以好好生活了。」我接過心意卡,說:「我也見你精神多了。」

「對啊,因為……上星期有男教師說想追求我。」她說着,笑了。

或許,愛情才是最有效的解藥吧。

 

作者:何美怡醫生〜精神科專科醫生

何美怡醫生 DR. HO MEI YEE ROBYN

資料來源:頭條日報 07/2021

選文來自:香港E大夫/醫大夫

 

 

E大夫醫生網是香港人最喜愛的醫療網站

E-Daifu.com

以上資料不是醫療意見,只供參考 / 資料來源 : E-Daifu.com

     
   關閉

   關閉

WhatsApp 號碼:5548-8918

關閉

E-Daifu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