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 中文  |  Eng
主頁 了解我們 醫生列表 提供醫生資料 加入評論 聯絡我們
醫生姓名 地區 執業類別 性別 註冊專科
輸入全部或部份的醫生姓名爲最熱門 爲次熱門
大廈名稱 診症時間 診症日子 收費 關鍵字搜尋
拆卸重建變臉戲法
 

口腔頜面外科張來明醫生執業資料

拆卸重建變臉戲法

不是人人都想當人工俊男美女,有些人整容變臉,實是情非得已。剛大學畢業的Sam天生不完美——他的下顎比上顎凸出近二十毫米,多出來的罅隙,可以放入整隻大拇指,兩片嘴唇無法自然閉合,下雨天更可盛雨水!從小,媽媽就帶他到處求醫,他早就知道長大後一定要做手術,才能將上下顎骨修正,否則他雙顎將提早退化,到時未到阿伯之年便有阿伯之實,雙顎無法開合……

早上陽光穿過玻璃窗,灑落在Sam的臉頰上,臉上滿載自信笑容的他,悠然自得地吃早餐,輕鬆地訴說年前的「拆骨重建」故事。「自細阿媽就灌輸我有『倒及牙』問題,一到十八歲,就要做手術矯正!」二十二歲剛大學畢業的Sam,靦腆地向記者說。「倒及牙」,即下顎骨比上顎骨凸出,下顎牙齒「及」住上顎牙齒,但這不是外觀問題嗎?為何一定做手術?這是病嗎?這會影響生活嗎?

嘴巴合不攏

一般人的面部輪廓應是雙頰飽滿,上唇微微向外斜,像簷篷般蓋過下唇少許;但Sam的下顎,自小便上顎凸出,隨顎骨成長,下顎與上顎的距離不斷拉遠,由最初的只有幾毫米,到十八歲時的十八毫米,以致嘴巴難以合攏。「小時候,我不覺得有甚麼問題,『倒及』就『倒及』,也不理樣子好看不好看,主要是媽媽介意,認為嚴重影響外觀和影響我成長喎。」阿Sam說。所以Sam媽在兒子七、八歲時,便帶他見過多位牙醫,尋求解決方法。多位牙醫均告訴她,因為牙發育未完全成熟,任何矯齒方法都不適合,要待發育完成後,進行「拆骨重建」手術。

上下頜骨異位

為他進行矯形手術的口腔頜面外科專科醫生張來明解釋,牙齒正常的咬合位置,是上門牙的內側面觸及下門牙,而下門牙大約三分之一的外側面被上門牙覆蓋。上門牙的內側面和下門牙的外側面距離,大約要有二至四毫米。「很多人誤認為只要箍牙,把上排牙頂出來,把下排牙箍入去就可以解決,其實不單解決不了,還會令情況惡化。」張來明醫生說。

他細心解說,天生頜骨是稍向前傾,所以每顆牙齒與頜骨呈九十度生長,故此同樣稍向前傾斜,如果夾硬對牙齒向後施壓,或強迫牙齒往外拉出,形成非自然性的銳角或鈍角,會嚴重影響牙骨及牙齒周圍結構,最後容易令牙齒齒根露出牙骨外,令牙齒鬆脫,得不償失。

經他詳細檢查後,發現Sam所患的是「下頜前凸伴上頜骨發展不足」,要根治就要將上下頜骨拆除再重整!

麵條咬不斷

雖然Sam媽知手術才是唯一辦法,但兒子在小學時就要他箍牙,希望能減少「倒及牙」情況,結果當然是「倒及」沒有改善,更令牙齒和牙角度改變。

其實嚴重「倒及牙」,對阿Sam的日常生活造成很大影響,只是他少時不識愁。

張來明醫生向記者說,嚴重「倒及牙」的人,由於上門牙和下門牙距離太遠,所以無法像常人一樣合起來咬斷食物。記者問Sam吃麵時會否無法咬斷麵條?

臼齒勞損 關節退化

「都得,用把麵條頂上上門牙借力切斷咯;用門牙撕雞髀?做唔到,但把它塞入一點用大牙(臼齒)撕斷就得啦!食菜?咁就真係無辦法咬得斷,惟有全部放進口裡用大牙囉。」阿Sam笑笑口說。

外人會認為這樣費力才吃到心愛的美味食物,實在很辛苦,但阿Sam從小就是這樣做,所以也不覺是難事或苦差。然而,當所有前面正中位置牙齒的工作,包括門牙及犬齒,全都交由大臼齒來做,日積月累,大臼齒的勞損可想而知。

牙齒咬合不正,過度依賴後面大臼齒咀嚼,亦令他咀嚼肌疲勞及容易痙攣,顳下頜關節(牙骹)亦備受壓力和損傷。以阿Sam的情況,如再不進行矯正,他的牙骹有機會出現疲憊而感痛楚,甚至下頜關節內軟骨在關節移動時移位,導致開合牙骹時發出聲音,最後出現退化情況。

驗骨箍牙 理順位置

不過要進行拆顎重建手術,過程並不簡單,整個治療程序長達四年。張來明醫生說,阿Sam首先要做「骨同位素核子掃描」,看清楚他頜骨發育是否已完成,因為仍會生長的骨頭是不適合做任何矯治手術。在確定頜骨已完成發育後,就要先箍牙理順牙齒,方便進行日後手術,有時更可能要脫牙!

幸好Sam小時候脫了上排一隻犬齒而留下空位,這空位剛好讓牙醫在箍牙時,有鬆動空間讓其他牙齒移位,而不用再脫牙。在箍牙前後,張醫生與Sam不斷檢查及開會,策劃手術中頜骨移動位置、距離、切骨落刀位、模擬事前事後樣貌等等。

他在○四年底接受手術,手術歷時四小時,並在深切治療部住了一天。手術後醫生為他注射嗎啡止痛,初時未覺得怎樣,約三四日後,他的痛苦康復歷程才開始。

由於上下顎切開後再用鈦金屬螺絲固定等候癒合,而手術後為免他面部郁動而移位,所以他的牙齒都被金屬架固定。

「手術後,整個上下顎都被鎖死,我的嘴巴被撐住,無法講話,也無法進食,每天只得一些稀過奶昔的流質食物到肚,每次食都好痛苦,因為無論我郁幾少,都會令到傷口好痛!」 Sam還指嘴巴說,這段等待癒合的日子,他足足瘦了十磅呢!

手術完成初期,阿Sam和一般整形者一樣,要經歷一段「腫過豬頭」的日子。他用手遮眼睛以下位置說:「當時照鏡,我只認得雙眼係自己,雙眼以下,真係腫到似隻豬!」

美食當前 牙齒無力

由於嘴巴被固定,而稍動半分便痛楚萬分,他連吞口水這動作也避免,任由口水滴下。他在留院十日後回家休養,兩星期後拆線,四星期後拆除固定器。經歷了艱辛的矯形過程,阿Sam時刻記掛的不是自己的容貌,而是希望可以大擦一頓。「捱餓咁耐,拆箍後立即走去食麥當勞全餐,誰知我一口咬下,薯條好似鋼條咁硬,硬到咬唔到……」阿Sam說,原來當時他的上下顎仍未夠力。

假期過後,阿Sam戴口罩回學校,大家以為他患感冒,直至他脫去口罩後,同學才發現Sam變了臉,讚他「靚仔」。這艱苦歲月,終於有回報了。目前阿Sam仍要箍牙,微調牙齒咬合位置,今年五月就可以拆除,完成整個治療。「現在我可以利用門牙輕易的咬斷食物,原來牙齒是這樣用的。」窗外陽光灑滿臉頰的Sam,大口咬斷意大利薄餅開懷大嚼。

資料來源: 東周刊

選文來自: 香港E大夫 / 醫大夫

以上資料不是醫療意見,只供參考 / 資料來源 : Michelle

     

E-daifu 熱線:2345 0902

聯絡我們    關閉

WhatsApp 號碼:5548-8918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