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 中文  |  Eng
主頁 了解我們 醫生列表 提供醫生資料 加入評論 聯絡我們
醫生姓名 地區 執業類別 性別 註冊專科
輸入全部或部份的醫生姓名爲最熱門 爲次熱門
大廈名稱 診症時間 診症日子 收費 關鍵字搜尋
絕處逄生抗癌200日實錄(下)
 

養和醫院綜合腫瘤中心的梁惠棠醫生執業資料

絕處逄生抗癌200日實錄()

癌症並不可怕,它只不過是我們生命中的其中一名對手,只要你有勇氣面對,只要你不退縮,哪怕它已經張牙舞爪吃掉你的一半肝臟,哪怕你已經到了末期,只要有一線生機,你仍有機會可以尊嚴地活下去。

四十歲的張女士記得她年初發現患肝癌時,腫瘤大至十三厘米,任何治療對她來說已無法制止癌細胞擴散,但她不願等死,遍尋名醫。她記得來到養和求醫時,人已墮入絕望深淵,哭跪在地上求醫生救她。

今日,捱過了艱苦的二百日抗癌療程,她在病房中坐直身子說:「這一場仗,我打贏了!我身邊有那麼多人幫我、支持我,我怎可以失敗!」

那怕是只有一線生機,對於末期癌症病人來說都是一道「救命之光」,幾艱苦都要捱過。

抗癌第1身體變戰場

「我一定捱得過!」張女士告訴自己。

一月中,多藥物化療開始,張女士按時到醫院注射。注射的頭四日,一直以為會有的副作用並沒有出現,她慶幸可能是自己體質夠強,抵受得住,但到了第五天,不適開始出現。她記得梁醫生向她解釋:「注射後的一星期,藥物就會和癌細胞作戰,所以作為戰場的你,體內飽受戰火攻擊,不難受才怪。」

到底這多藥物化療的副作用是怎樣的?「有種說不出的難受,整個人覺得很虛弱及累,頭髮固然開始脫落,胃口亦很差,化療後的辛苦真的很難用言語形容!」張女士回想整個化療過程,辛苦的表情隨之爬滿臉上。

雖然化療辛苦,胃口差又想嘔,但張女士明白到,自己要盡責的養好身體,營造一個健康的環境,幫助化療藥物好好的打場硬仗。她告訴自己:萬一人變瘦,體重下降,癌細胞就會更惡,化療藥物就會節節敗退。所以每吃下一口食物,即使多麼的苦澀難受,都強迫自己一定要吞下,不可以吐出來。

抗癌第7

元朗練氣功

「這病就像一巴掌,打得我整個人醒晒,從此明白到以前瘋狂搏殺,日夜顛倒,完全有違生理健康!」張女士激動地說:「為何會有白天黑夜,因為教我們作息有時序!所以自此我重新做人,晚上九時一定要睡覺,早上五時一定要起!」

覺今是而昨非的張女士,一邊聽從醫生指示做化療,一邊徹底改變生活模式,給肝臟一個最好的環境去抗癌。而即使在化療療程中,身體抵受極度不適的副作用,但仍堅持每星期日到元朗練氣功。原來,張女士的朋友一知道她患癌後,就特地跑來邀請她練氣功。「學員全都是癌症患者,練氣功後每人的身體及病情,都有明顯改善。」朋友說。張女士很感激朋友的好意,就依她的說話做。除了每星期到元朗習氣功,也每天到公園練。

「每日兩至三次,每次兩小時。化療後人會好虛弱,但我仍堅持慢慢的做,帶備營養飲品,一邊做一邊補充;又帶備手機,以防暈倒時求救。」張女士笑表示,雖然病後才開始經營健康,但還未算遲。

不知是上天的考驗,還是禍不單行,張女士在面對化療期間,她的丈夫發現生膽石,她責備自己無法在丈夫生病的日子好好照顧他,而丈夫又何嘗不是責備自己不能陪她到醫院做化療?幸好一家人的樂觀性格,教他們安然的度過。而丈夫還調皮的跟子女開玩笑:「爸爸以後會無膽,所以不要嚇我呀!」

抗癌第30

變成外星人

事實上,在張女士抗癌的歷程中,一對兒女給她的鼓勵最有力。

「我沒有告訴兒女我生病,但他們從我們生活的改變,早已猜到。為了不讓她們看到我的病樣,我的頭髮雖然掉光,但我訂製了一個假髮,好讓我做媽媽的不會一臉病容見她們。但那一天,我剛把假髮除下梳理,給女兒看見,我問她:媽媽這樣子是否很可怕,哪知她說:『不是呀,就像《少林足球》裡的趙薇一樣,變成外星人罷了!』」

明知是女兒用來哄媽媽的假話,張女士聽後覺得很安慰,亦覺得女兒很懂事,為了她們,她必須更加努力。

在接受完三次化療後,醫生為張女士照電腦掃描,腫瘤有縮小象,證明療程的確有效。

抗癌第180

癌腫大幅縮小

終於捱過六個月的療程,身體在張女士努力經營下,健康未變差,體重未下降,完全盡了病人責任。七月的一個早上,梁醫生為她帶來了好消息。

張女士在丈夫陪同下,一早就來見梁醫生。為了迎接這一日,張女士悉心的打扮過,戴了假髮,化了淡妝,穿上新買的花裙,既緊張又興奮的望梁醫生:「醫生,檢查結果如何?」

「非常好,多種藥物的化療可以說十分有效的縮細腫瘤。」梁醫生笑說:「電腦掃描圖片顯示,右邊最大的腫瘤已經縮細至三點六厘米,門靜脈的癌栓消除了,淋巴亦縮細不少,甲胎蛋白由化療前的十九萬ng/m,降至四百一十ng/ml。」

聽後,張女士激動地握丈夫雙手,雙眼發紅,鼻子一酸,在眼眶打轉的淚水終於掉下來。原本以為到了末期只有等死,現在竟然可以有效控制惡毒的癌細胞,半年來的辛苦是值得的。

「醫生,腫瘤縮細了,可以做手術切除嗎?」張女士擦乾眼淚認真地問道。

「無錯,」梁醫生說:「腫瘤已縮細到可以做手術切除。」

抗癌第190

手術切除癌餘種

七月中,張女士到瑪麗醫院,由范上達教授切除餘下的腫瘤,手術歷時六個小時。切除腫瘤後立即作化驗,確認化療後有九成癌細胞已被殺死,而剩下的一成,亦在這一次切除手術中徹底清除。

梁惠棠醫生解釋,現今肝癌切除手術有相當令人滿意的成績,第一、二期的肝癌病患術後五年的存活率約百分之六十;但較後期發現的肝癌,存活率相應大減,第三期有百分之三十,而第四期只有百分之十,不過已經比十年前有顯著的改善。

而為了減低癌症復發機會,張女士仍要接受下一步治療。

梁惠棠解釋,肝癌病人有好幾種復發的原因,第一是手術切口邊緣可能還有未完全清除的癌細胞,或是腫瘤太大,不能徹底切除。第二是手術後病人身體抵抗力及防禦癌細胞能力大減,令肝炎病毒乘機肆虐,有機會導致癌細胞在手術切口位較遠的地方產生多發性的復發,大約有六成的病人在手術後第一年出現這情況。第三是殘餘的癌細胞轉移至腹腔內,或腫瘤穿破後擴散至整個肝臟。第四則是手術前已轉移到身體其他地方,加上術後病人免疫力低,令癌細胞有機可乘而再復發。

抗癌第200  

放射治療防復發

為了防止以上各種復發的可能性,梁惠棠醫生再為術後的張女士,進行最後的放射性碘油治療,目的是徹底消滅體內癌細胞的餘種。梁醫生解釋,放射性碘油治療是一次性的治療,事前要做血管造影,然後作動脈注射。原理是因為癌細胞喜歡吸收碘油,所以把含放射性碘油藥物,經過血管注射入病人體內,讓細胞吃後自我消滅。

梁醫生解釋,碘油的放射能量較低,所以較適合對付較小的腫瘤,及適合手術後治療,進一步消滅肝臟內癌細胞餘種,治療後病人並不會有大的副作用。不過治療會令身體殘留輻射,所以張女士注射後,要住進特別的病房約十日,待輻射完全退去才可以出院。

完成為期半年的肝癌療程,張女士已可以說完全康復,不過要定時覆診,每三個月照超聲波,驗甲胎蛋白,確保癌細胞沒有復發,這樣持續觀察兩年,如果五年內沒有復發,張女士就可以從此安心。  

我是幸運的病人  

本來只有百分之二十至三十的治癒機會,可以說是九死一生的張女士,現在奇似的康復,新生命的定義從此改寫。

「我是一個幸運的病人,幸運遇上盡力醫治我的每位醫生;幸運有一班鼓勵我做氣功、教我樂觀面對的朋友;更幸運有一直支持我的子女及丈夫。肝癌不單是一個病,更加是一種警惕,告訴我健康才是最重要。」張女士雙目充滿希望,微笑地說。

資料來源: 東周刊

選文來自: 香港E大夫 / 醫大夫

以上資料不是醫療意見,只供參考 / 資料來源 : Michelle

     

E-daifu 熱線:2345 0902

聯絡我們    關閉

WhatsApp 號碼:5548-8918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