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 中文  |  Eng
主頁 了解我們 醫生列表 提供醫生資料 加入評論 聯絡我們
醫生姓名 地區 執業類別 性別 註冊專科
輸入全部或部份的醫生姓名爲最熱門 爲次熱門
大廈名稱 診症時間 診症日子 收費 關鍵字搜尋
絕處逄生抗癌200日實錄(上)
 

養和醫院綜合腫瘤中心的梁惠棠醫生執業資料

絕處逄生抗癌200日實錄(上)

如果醫生告訴你,這個艱苦的療程,成功機會只有兩至三成,你會很沮喪嗎?

張女士沒有沮喪,反而慶幸自己還有三成機會可以生存。今日,她完成最後一次的放射性碘油治療,將癌細胞徹底殺淨,馬上便出院,艱苦的二百日抗癌療程,終於完結。

「我以前的人生,只專注投資在婚姻和財富上,卻忘了投資在健康,原來這是不行的!」四十歲的張女士坐在病邊說。雖然在睡袍下露出瘦削的雙手,但她卻是精神抖擻,雙眼透出勝利的神采。

過去十幾年,身為工作狂的張女士專注和丈夫一齊打天下,每日努力賺錢,因為她知道財富不會由「天跌落」,而且養一個仔女要四百萬,更何況她有兩名兒女,所以一埋首工作,就做到天昏地暗,廢寢忘食,連病痛都會感覺不到。○六年年初,惡魔終於找上自以為鐵打的張女士。

摸出手掌大的肝腫瘤

那一夜,張女士在酒店派對買了兩圍慰勞辛苦整年的員工,玩至凌晨三、四點才回家。翌日,又要回公司繼續搏殺的張女士打扮好後,覺得身子有點不對勁,躺在沙發上小休一回。就在她閉目養神,雙手無意識地放在腹部的當兒,她摸到原本應該溫暖柔軟的肚皮,在右邊肋骨下方有個如手掌般大的硬塊。

張女士心知不妙,腦海立即閃過多年前驗身得知是肝炎帶菌者的事實,直覺是肝臟出現問題。但她仍不改女鐵人本色,先回公司處理完公務,然後才約見家庭專科丁醫生。

丁醫生為張女士作臨檢查後,肯定她的肝臟右方有一個不小的硬塊,立即幫她驗血,發現血液中的甲胎蛋白(AFP)指數嚴重超標,正常人是十ng/ml,但她則高達十五萬ng/ml,顯示肝癌機會很高。

丁醫生安排張女士翌日到檢查中心,作詳細的磁力共振(MRI)檢查。不幸的,磁力共振圖片清晰顯示張女士肝臟右邊有一個九點七厘米的腫瘤,而左邊亦有兩個較小的腫瘤。接過報告的一刻,張女士依然保持冷靜,但她身邊的丈夫,卻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掉下男兒淚。

癌細胞極速擴散

在風平浪靜的日子,誰能擔得起這突如其來的噩耗?拭去眼淚後,醫生轉介她往見治療肝癌的外科醫生,並再做了一次電腦掃描,結果顯示癌細胞正狂噬她的肝臟。「你左邊和右邊肝臟,分別有好幾個腫瘤,右邊最大的已長大到約十三厘米,癌細胞已擴散,是第四期肝癌,所以我不能冒險用手術方法切除腫瘤。」

當下張女士真嚇呆了,由見家庭專科醫生至今不過數日,肝癌腫瘤已由九厘米長到十三厘米,這癌細胞真的兇狠,而且醫生說不能做手術,難道她這一生就此栽在癌魔手下嗎?她不甘心。

黎醫生解釋,雖然切除腫瘤是治癌的好方法,但大約只有兩成病人適合做,他們的腫瘤位於肝的一邊,或局限在一邊,沒有黏血管,即使他們的肝功能稍差,仍可以應付手術,切除後餘下的肝臟仍可繼續正常運作。但張女士的癌腫瘤數目多,最大的十三厘米腫瘤靠近肝臟中央,接近血管位置,很難用手術切除。加上癌細胞已擴散至血管,門靜脈亦有「癌栓」,淋巴亦因癌細胞轉移而出現腫脹,所以即使做了手術,亦難遏止癌細胞繼續擴散。

一步一步的打擊,令張女士失去方向。「我就這樣等死嗎?我還有兩個仔女……我……究竟可以怎樣做?」

「雖然腫瘤已擴散,手術不能做,但還有其他非手術性治療,對控制病情仍有幫助。」黎醫生安慰她說。最後她經轉介,往見養和醫院綜合腫瘤中心的梁惠棠醫生,尋求可能是極渺茫的一線生機。

想到這可能是最後的希望,張女士見到梁醫生時不禁雙腿一軟,跪在醫生面前哭說:「梁醫生,求你一定要救我……」

梁惠棠醫生立即扶起張女士,拍一拍她肩膊說:「如果你無得救,我又怎會見你呢?」張女士用紙巾擦乾眼淚,冷靜下來問道:「還有方法可以救我命嗎?」

「已擴散的癌細胞,即使切走,亦不能徹底清除,所以我們會用化療,如果有效令癌細胞縮細,之後可以用手術切走。」梁醫生一邊細閱張女士的檢查報告,一邊繼續解說:「而你除了肝有問題外,其他身體功能尚算良好,而且還年輕,所以我打算幫你試較新的多藥物化學治療。」

強效多藥物化療

梁醫生解釋,目前為止末期肝癌是沒有標準療法,世界上很多地方亦不會再醫治,因為多數治療都已無效,所以一般只會讓病患者參加試新藥研究,或作善終輔導。所以化療可以說是末期肝癌病患者的最後機會,但治癒機會,要看每位病人對藥物的反應而定。

而最新的多藥物化療,是多種化學藥物並用的療法,效果會較單一藥物的化療好,不過正因為多種藥性強的藥物並用,相對副作用較大,只有身體功能較好及較年輕人士才可以承受得住。

「醫生,這方法的成功率有幾高?」張女士問。

「這方法成功率有百分之二十至三十,但在我治療經驗中,是有病人用這方法醫好的。如果藥物對你有效,治癒後分分鐘有幾十年命。」梁醫生充滿信心的向張女士說。

「好,只要有希望,我甚麼都試。」

張女士清楚記得醫生所說的每一句話,因為病人的信心,是醫生所賜予的,醫生對她有信心,她也有了力量應戰。縱使,往後的化療有多難應付,她都有信心面對。

「整個療程為期六個月,第一星期注射四日,第二個星期藥物產生效應殺死癌細胞,第三至四個星期讓身體休息,然後再注射。全期化療總共注射二十四次。」梁醫生詳細的解釋:「你不用住院,只需按時到化療門診部注射就可以。」

「醫生,我聽說化療會好辛苦,副作用是否很大?」張女士問。

「癌細胞那麼惡,當然要用重藥消滅它們,所以一定會有副作用。」梁醫生微笑輕輕的帶過說:「不用怕,只不過是甩頭髮,無胃口進食,比起生癌,好小事而已,你一定能捱過的!」

資料來源 : 東周刊

選文來自: 香港E大夫 / 醫大夫

以上資料不是醫療意見,只供參考 / 資料來源 : Michelle

     

E-daifu 熱線:2345 0902

聯絡我們    關閉

WhatsApp 號碼:5548-8918

關閉